主页 > U恵生活 >对不起,她不是女神 >

对不起,她不是女神

浏览量:227

点赞:867

更新时间:2020-07-04

点击次数:548次

对不起,她不是女神

编注:今天(12月30日)是梅豔芳逝世10周年纪念日,缅怀一代巨星风采。

今天,在娱乐新闻中最常出现的是哪种女星?虽然没正式统计,但「女神」却肯定名列前茅。在最近一片纪念梅艳芳逝世10周年的气氛中看女神现象,特别有意义,因为,梅艳芳正是距离女神最遥远的成功女艺人代表。什幺「事业线」、可爱脸蛋、惊人美貌,对不起,她通通没有;她绝不是宅男的梦中情人,也没有女性整容时会指定複製的眼耳口鼻。如果梅艳芳今天出道,面对女神当前,她会被如何定义归类?她又有多少成功的空间?

一个女神泛滥的时代

近几年,娱乐圈刮起一阵女神风,而首用「宅男女神」称号的则是台湾媒体。所谓女神,指的是那些貌美的女星,她们有的气质清新(如陈妍希),有的性感迷人(如周秀娜),有的青春可人(如Angelababy),有的成熟美丽(如朱茵)。当然,还有更多女神的名字,是除了粉丝与娱乐记者之外没人会记得的。这些女神被万(网)民拥戴,活跃于娱乐新闻与网上论坛,有关她们的贴图总是没完没了。儘管如此,她们有一个共通点,就是往往拿不出脍炙人口的歌曲或是家喻户晓的电影。她们的名气常跟她们的演艺成就不成正比。另外,只要新鲜感一过,不少女神就会人间蒸发。

既然大受欢迎,但却没有什幺演艺作品,这一点也不奇怪。一众女神被追捧的,只是她们的驱壳;至于她们唱了什幺歌,演了什幺电影,很多人是不在乎的。她们存在的最大意义,是摆出迷人姿态,或作出清纯状,让男性观众看得心花怒放即可。她们是男性的慾望投射对象,是情慾客体。作为一件object,她们不必有独特个性与演艺才华。她们是倒模出来的,情况严重时甚至会「撞样」(即是因为用了同一五官标準整容而结果长得很像)。

而把女星捧上女神位置的,就往往是宅男。千千万万的宅男喜欢什幺?不擅社交、缺乏成就感的他们,喜欢的自然是没有侵略性的、小鸟依人的、为男人卖弄性感的女人,而不是自信、强悍、有主见、有成就,而难以被男人驾驭的现代独立女性--如梅艳芳。这种女人,只会被宅男恐惧及冷待。当然,像「花瓶」这类女星任何年代皆有。而在当年,从早期的张曼玉、周星驰电影中的张敏,到一众选完港姐之后马上穿泳衣在《追女仔》系列中出现的女星,亦大不乏人。但至少,完全不符合女神条件的梅艳芳仍可独领风骚,她不只演技受肯定,甚至曾是当年身价最高的女星。

女神不搞笑,女神不动粗

除了演艺上的真材实料,梅艳芳跟女神们最大差别就在于她的个人特质非常强烈,叫人一看难忘。跟现在流行的「卖萌」(装可爱)相反,她一出道就被认为沧桑味太浓,外型太成熟,跟她当时才十八岁的年龄不符。她的身型相对瘦长高大,也没办法有娇滴滴的柔美。她也没有一些女神的波涛汹涌身材,相反,她的身材当年常被拿来开玩笑,连她自己都偶尔自嘲。在娱乐圈美女如云的当年(随便一数就有锺楚红、王祖贤、张曼玉、关芝琳、李嘉欣等等),梅艳芳以非常独特的个性与风格征服歌影界。

除了以上一望而知的特质,梅艳芳的演艺人生还有很多跟女神之路南辕北辙的地方。首先,从以前到现在,靓女在喜剧中只是负责被搞,而不是负责搞笑。当年的《追女仔》系列中,女星都沦为被观赏与被意淫的对象;时至今日的周星驰电影亦每每需要一个花瓶女星。然而,喜剧中的梅艳芳却很多元化,从早期的《神探朱古力》、中期的《审死官》(台湾翻译《威龙闯天关》)到后期的《锺无艳》,她可以是奋力查案的差婆,可以是武功高强的古代妇人,可以反串做咸湿昏君。梅艳芳没有美女的包袱,在喜剧中浑洒自如。在周星驰的喜剧生涯中有货如轮转的「星女郎」,但有演技发挥的寥寥无几,而《审死官》中的梅艳芳就是其中之一。有影评人更曾指出,可以在喜剧中跟周星驰分庭抗礼的女星,只有梅艳芳一人。

女神的另一诫命是不能强悍,令男人感觉易于操控,因此女神也不能动粗,但梅艳芳却曾是打女。她在《乱世儿女》展过身手之后,在《东方三侠》及《现代豪侠传》中都是身手不凡的女侠。跟动作片中女性往往等待男人救援不同,梅艳芳的侠气促成了一些在香港电影中非常罕见的情节:在《英雄本色3:夕阳之歌》中她多次营救周润发,在《给爸爸的信》(编注:又名《赤子威龙》)中她更在最后的危急关头拯救李连杰。

女神的另一特质是不许人间见白头。在一般情况下,很多女神在年龄稍长之后就在娱乐圈消声匿迹了。然而,梅艳芳到了演艺生涯的中后期,在《半生缘》演一个出卖妹妹的风尘女子,她在《男人四十》演一个平凡师奶,都是为她带来电影奖项的角色。她没有因为年近中年而减少演出机会,戏路反而越来越广。

她被观看,也在挑战

至于在歌坛,梅艳芳虽然经营百变形象,满足观众的眼睛,但是,她并不是那种令男人眼睛吃冰淇淋的女神。她的夸张造型,她的大动作舞步,跟o靓模(嫩模)在写真集中摆出各种或可爱或撩人的姿态截然不同,她不是在满足男人对女人的幻想--女人最好有美貌有身材,可供观赏或征服。

相反,她在挑战社会对女性的角色定位:她有妖邪的一面,她的身体舞动不是为了被男性凝视,而是女性自身的才艺展现。时下女神通常不讨好女性观众,但梅艳芳有非常多女歌影迷。形象百变的她,在被镜头捕捉的同时,也在睥睨着镜头,她在舞台上时常用七分脸斜视镜头,极具挑衅性。她彷彿在说:不是你在观赏我,而是我在挑战你的观赏标準。

梅艳芳可以独步歌坛影坛,并创出一代传奇,这除了因为她本身的演艺才华,也跟当时香港歌影业蓬勃有关。那个年代,从性感美女锺楚红到性格女星梅艳芳,都可发光发热。今天,社会趋向保守,女人的坏只可以细眉细眼(例如周秀娜当年的刷牙食雪糕写真照无论有多「大胆」,其实都只是在取悦网络宅男),而大陆市场亦令影视产业渐渐变质。在电检制度下,当年的很多题材已不复见,于是,很少有女星可以像梅艳芳在《英雄本色3》演黑帮大姐、在《胭脂扣》演青楼妓女、在《金枝玉叶2》演性取向暧昧的女子。

很多年前,有一种人叫做「纸上明星」,指的是那些经常见报却拿不出作品的明星。当时,纸上明星是异数,因为大多明星要有受欢迎的作品才能佔据报章版面。但时代不同了,今天很多明星-尤其是女星-都只是纸上的、网上的,他们普遍到已不需要「纸上明星」这种特别称号。今天,香港电影没落、合拍片及内地製作又仍诸多局限,与此同时,网路世界的主导性越来越强,种种原因造就了一个充满女神,却少有菱角分明的性格女星的时代。

了解梅艳芳其实必须从视觉着手,因为她是头一个大力开拓舞台演出的可能性的女歌星,开创了华人歌坛的一个视觉时代。然而,梅艳芳的重要性又远多于视觉,她以独特个性与百变形象走红,其背后是华人社会对于一个女性的可能性的探索,是女人在贤妻良母、温柔婉约、性感迷人以外的可能性的突破。

而她的成功,亦反映及推动了女性社会角色的多元化。这些突破,如前文所述,说明了香港歌影文化曾经的可能性。在这个女神泛滥、却没有梅艳芳的时代,我们不只是少了好歌,少了好电影,我们其实还丧失了这个世界的一些可能性。

原文载于澳门日报演艺版